吉蕾
回答時間:2023-08-28 20:29:18

歐米茄手表2500機芯開車時方向盤受到震動表里就嘩啦響怎么回事

上鏈的聲音,有的機芯上鏈聲音比較大,所以聽起來很明顯

迷城·折翼天使 迷城繁華未落 柯哀文 TXT 下載~

早春,風已微暖。

粉紅的花瓣落了一地,落在泥土之中任人踐踏,空留下禿枝伸向天空。

櫻花的生命,就是如此短暫。

上一刻繁華,下一刻凋零。

茶發女子抿唇一笑,輕輕走過,踏在那已凋零的花瓣之上。

忽地,她停住腳步。

風輕輕地揚起她的長發,她伸手,將亂發壓在耳后。

她看見了什么?

一朵櫻花。

一朵仍然殘留在枝干上的嫩粉色櫻花,在微風中輕輕搖曳,在禿枝上格外刺眼,他似乎隨時會落,又似乎永遠都不會落。

她走過去,輕輕地,吹了一口氣。

那最后一朵花,忽地散落成四五片花瓣。飄揚著落到泥土中。

猶如祭奠。

這樣,今年的最后一朵花也落了。

她的身后響起腳步聲,她不回頭,也知道來者的身份。

“有事么?”

“雪蝶,心情好么?”

茶發女子轉過身,看著男子,語氣淡淡的“我的心情和任務有關系嗎?”

男子忽地笑了,表情像風一樣溫暖。

“沒關系,一點關系也沒有。”

“那么,就不要問這么多。”女子冷冷地開口,與男子擦肩而過,茶發飛揚起來撞到男子的臉頰,男子不由得瞇起了眼睛。

一地落花,哪一片是你呢?雪蝶?

第一章 還記得么?我們的相遇

你看過來,我走過去,若陽光與黑暗的交織。然而,我卻是見慣了黑暗的女子,容不下這盛世繁華

————題記

成田機場的大廳,一個身影顯得格外孤單。

茶色的短發,讓人覺得格外的清冷,一副大大的墨鏡,擋住了美麗的瞳仁。她只是靜靜地站在那里,就吸引了許多注視。

她沒有拖著行李箱,只是左肩挎了一款精致的精品包,看起來既不像要出遠門,更不像從遠方來到這里。

“所以,她來這里,是接機的。”

另一個角落里,一個面容俊秀的少年肯定地下了結論。

“這個我也看得出來啦。”

另一個男孩不滿地抱怨一句,“咕嚕咕嚕”地喝下一大口冰可樂。令人吃驚的是,這兩個少年,長相幾乎完全一致,若說他們是兄弟,想必每個人都會相信的。

可是他們不的兄弟,而是比親生兄弟關系還要好的朋友。

“你今天的推理水平明顯下降了。”喝可樂的男孩不忘損正在做推理的男孩一句,用經典的死魚眼看著他仍然充滿笑意的眼睛。

先開口的男孩豎起一根手指“拓一你著什么急?接著看看。”

被稱作拓一的男孩撇撇嘴“你根本是看她是個美女。”

柯南卻只是笑笑,不反對也不認同地繼續看著那個女生,或許是女人吧。畢竟她看起來并不是十幾歲的女高中生。

就在他們的注意力完全被女子吸引的時候,另一個女子從出口處走了過來。

女子戴著寬檐的太陽帽,上身著白色緊身衣,下身是牛仔短褲,很是干凈利落的樣子。帽子整整擋住了她半張面孔,很是低調的樣子。

“雪蝶——!!”

先前等人的女子忽地大喊一聲,向走過來的女子跑了過去。

被稱為雪蝶的女生猝不及防被緊緊抱住,帽子歪向一邊,一頭茶色的秀發輕輕飄蕩,長發過腰,看起來有種偏古典的美感。

“冰……”雪蝶驚訝了一下,隨即靈巧地睜開短發女人的控制。

“神矢櫻。”短發女子面帶笑容,眼睛幾乎瞇成一條線,笑得夸張卻讓人覺得分外溫暖

“這個是我現在的名字。”

“哦。”雪蝶沒什么表情地應了一聲“這次叫我回來,究竟是做什么?”

神矢櫻微微聳肩“我怎么會知道?”

笑容不變,只是多了幾分落寞。

這一瞬間的落寞沒有逃過雪蝶凌厲的雙眼,她低下頭去,不再言語。

“你覺得他們是什么關系?”先前推理的少年略一沉思,轉問名叫拓一的男孩。

“不。”少年抿緊了唇角“她們都有很厲害的格斗術,而且姐姐如此熱情,做妹妹的如此冷淡未免太奇怪吧?”

雖然離得很遠,他們聽不清那兩個女子的對話,少年還是從表情上看出了一絲端倪。

突然,雪蝶和櫻向他們走了過來,兩人對視一眼,隨即明白虛驚一場,他們的方向是出機場的方向。

雪蝶微微側目,看見兩個如陽光般的少年靜靜地看著自己,神情一個是掛著一絲探究,另一個卻是如孩童般純真。

忽地,她覺得很好笑

天下竟然有這般純真的視線,仿佛壓根不知道這世上還有一種令人窒息的感覺,叫做黑暗。

于是她冷嘲熱諷般地抿起唇,露出一個魅人卻無情的笑容。

櫻走過兩人身邊的時候,突然壓低聲音,半開玩笑地對柯南說了一句話“喂,不要總是想探究別人的秘密,尤其那個人還是個女人。”

柯南登時尷尬不已,她竟然發現了。

“A SECRETS MAKES A WOMAN WOMAN。”櫻調皮地一笑,茶色的短發在耳邊劃過一個美麗的弧線,她追上雪蝶,雪蝶仍然是沒什么表情自顧自地向前走去。

好冷漠的女子,拓一呆呆地看著雪蝶的背影,剛剛他們四目相對,她揚起一抹諷刺的冷笑,與他擦肩而過,便不再回頭。

“柯南——!拓一——!”

有人喊著他們的名字,他們回過頭,原來他們要接的人已經到了

“工藤叔叔好.”拓一搶在柯南前面打了招呼。

“老爸,去接那個大小姐為什么還要我跑一趟?”柯南不滿地雙手環抱,不過視線卻落在了新一身邊的女生身上。

個子大概有165CM,一身休閑裝,看起來不是很會打扮自己的樣子,和傳聞差好多。長相嘛……還不錯,發式是簡單的馬尾,不過自然卷很厲害。柯南的視線漸漸向下飄去……

新一不由臉上掛了半條黑線,這個兒子還真是夠不給他面子的了,他只好將手中大包小包的行李盡數丟到柯南的身上“當然是找你來當苦力的。”

柯南雖然被新一搞得很狼狽,但是心里暗自竊喜,幸虧他早料到新一會這樣,特意拉來了拓一做墊背的。

拓一自然也是心知肚明,可是誰讓他交了柯南這個損友呢?沒奈何的,他上前分擔了柯南一半的重量。

那個女孩歉意的一笑“真對不起了,工藤,黑羽,給你們添麻煩了,我的行李太多了。”

“……”你還知道啊?柯南苦不堪言,他和拓一每人提著六個各式各樣的手提袋,新一一手一個巨海的旅行箱,另一只手也是二個袋子。

“好了,小綾,你不用管他。”新一本來想拍拍女孩的頭,無奈騰不出手,只好作罷。

“對了,走在前面的女孩突然回過頭”工藤,以后我們就住在一起了,我是服部綾,請多指教。”

陽光突然刺眼起來,看著眼前自稱服部綾的女孩充滿陽光的一笑,不知為什么,另一個笑容撞進了他的思緒。

可是面前的,仍然是看起來平平凡凡的服部綾。

“你要住我家?不是租房子么?“柯南激動得差點摔倒。

“租房子很貴,又不方便,所以爸爸就擅作主張了。”綾似乎也很不滿。“你有什么不滿的?誰要和你這種人一起住?你的光輝事跡我可是從小聽到大。”

“是么?”柯南不甘示弱”你這個從小開始就一直是惹事包的名聲沒有比我強多少吧?”

“好了好了。”新一聽不下去了,他現在已經很是頭大了,憑此二話不說就將自己的寶貝女兒甩給了他,自己則可以輕松快活,服部綾的惹事包名號他可是聞名已久,不知道將要給他惹出怎么樣的麻煩來。

不過平次卻有本事將借口找的冠冕堂皇

“小綾既然要報考東京的大學,就住在你家里好了,又方便又省錢……”

新一一回想起平次那張黝黑的臉,就有一拳揮過去的沖動。

有柯南這一個電燈泡還不夠么?

十八年就這樣悄無聲息地滑過了。

有很多傳奇。也幾乎被人遺忘。

人生其實真的很奇妙,有很多過去想也不敢去想的平凡幸福,經過十八年的洗禮和沉淀,已經緊緊的將她包圍了。

這么想著,她清新秀麗的面龐上,蕩起了一絲笑意。

午后的陽光很好,當然她更愛即將到來的夕陽時分,光透過玻璃撒在她剛剛鋪好的桌布上,顯得分外溫暖。桌面上已經擺滿了各種佳肴,是招待客人的樣子。志保慵懶地縮在沙發里,手中是一本最新的時尚雜志。她看中了一款LV的手提包,想到某人郁悶的表情,她嘴邊便泛起有些捉狹的笑意。

門鈴適時地響起。

志保丟開雜志去開門,門外是表情奇怪的四人組。

新一還沒來得及放下手中包裹,便在志保臉頰上印下一吻“我回來了,想我了么?志保”

“你啊。”志保淺淺地笑了,不理新一,反而迎向綾“小綾,進來吧。”

服部綾早看呆了。

她心里不由得有些嫉妒,志保年已四十,但風韻面容,都如二十出頭的年輕女人一般,且這份冷淡中略帶溫柔的氣質,便已經讓人折服。

再看見這對夫妻如此和睦,一如新婚夫婦。她真的是艷羨志保的這份際遇,再想到家里那對三天兩頭吵一次的夫妻,服部綾窩心得很。

柯南累個半死,早沖進門內找水喝去了。

志保引服部綾進門后,突然故作不經意地瞟了柯南一眼。

“剛才雨愛子來過……”

柯南一口水全噴了出來,趴在茶幾上表情痛苦萬分。

志保冷眼看著柯南“她說她懷孕了。”

柯南直接摔到了茶幾下面。

拓一,志保,新一對柯南的反應冷眼看待。

柯南艱難地爬起身“媽,我出去一下,晚上回來。”

服部綾見狀,心中明白了七八分,看來這位工藤大少爺,真的如平次對她說的“是個多情種子,千萬少招惹。”

天下的事可真奇怪,明明是一對癡情的要死要活的夫妻,怎么會生出一個到處留情的風流鬼來?

連身為好友的拓一都要感慨一下了。

望著柯南奔出工藤宅的身影,新一不由得抱怨一聲。

“我遲早被他氣死。”

街角的某家咖啡廳角落里,坐著一個英俊的少年,他對面則是一個哭得梨花帶雨的女生。

一看就知道這不是情侶吵架便是談分手……總之是“生人勿近”的狀況。

“雨愛子,你聽我說,我們已經結束了。”柯南苦口婆心地勸著,一心想擺脫這場風波“而且你今天才十七歲,不要犯傻了”

“可是……可是……”雨愛子秀麗的臉蛋上布滿淚痕“果然還是像學姐說的,我不該愛上柯南君么?”她倔強地抬起頭,直視柯南的眼睛

“傻瓜。”柯南心頭一個戰栗,不是怕搞不定這次的麻煩,而是怕拖久了不好交差“不要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了,把孩子打掉吧。”

咖啡的香氣一縷一縷蕩開,女子的指甲劃過溫閏的杯壁,咖啡廳內燈光昏暗,這是讓人產生睡意的地方。

因為兩桌位置過近,鄰座的對話她聽得一清二楚,她不耐煩地看看手表,真希望她等的那個人能快些來,讓她沒必要在這聽一出荒唐的劇。

有夠無聊的了。

雪蝶皺起好看的眉毛,這個女孩真是傻到家了。

她微微側頭,是想看一下這個男孩究竟生成什么模樣,竟讓這女孩如此癡迷。

說也奇怪,好奇心這樣的東西,在她已有的十九年經歷中似乎從來沒有出現。

黑暗突然降臨,雪蝶伸出去摘墨鏡的手停在空中,黑暗中她沒有太大的慌亂,一是覺得沒必要,二是她原本就戴著墨鏡,適應黑暗比別人要快。

尖叫聲不合時宜地響起來,柯南幾乎是一躍而起,向著發出尖叫聲的那一桌跑去,雨愛子措手不及地跟著起身,卻不知道要做些什么。

燈光閃了幾下,漸漸恢復了光明。雪蝶從容不迫地轉頭看著柯南的背影,當然也一并看清楚發生了什么事情。

剛來到這家店雪蝶就注意到坐在3號桌的一男一女了,他們看起來是情侶的樣子,但是雪蝶卻隱隱的覺得哪里不對勁。她自嘲真是神經過敏了,可是沒想到此刻真的出事了,還是殺人事件。

那男子,此刻已經倒在地上,臉色鐵青,雙手因為痛苦而扭曲成奇怪的姿勢。一眼看去就知道是中毒身亡的。而那女人,早嚇得六神無主縮在了一邊。

哎,看來又是麻煩事一樁,希望她等的那個人不要牽連進來就好了

柯南熟練地指揮咖啡廳內的人封鎖了現場,請服務生報警,詢問陪在被害者身邊的女人。

死者確實是中毒而死的,咖啡傾倒一地,漫延成詭異的形狀。

這女人,也確實如雪蝶所想的,是死者的未婚妻,兩個人今天來這里,就是在計劃下個月結婚的事宜。

警方趕到了現場,如今的警部,已經是當年的高木警官了,他一見到柯南,不由嘆口氣“你怎么又在有命案的地方啊?這么晚,來這里做什么?

柯南這才想起雨愛子,只好連連擺手“沒什么……沒什么……”

他有點心虛的轉頭去看雨愛子,卻愣住了。

準確說,吸引他的,不是雨愛子,而是另一個人,那女子拉開了雨愛子對面的椅子,似乎說了些什么話。

他走過去,但女子的話已經說完了,雨愛子愣愣的看著她。

“請問……”柯南淡然開口“你認識我們么?”

雪蝶終于摘下墨鏡,冰藍色的雙眼直視柯南。

雪蝶轉過身,伸出玉蔥般的手指摘下墨鏡,冰藍色的雙眼直視柯南,柯南心一悸。他好像見過她一般。

她像一只雪色的蝴蝶般精致,風華絕代的一個冷笑,就足以牽動柯南的視線。

姣好的面容,完美的身材,一頭茶發柔順過腰,她還是早上的那一件衣服,不張揚。但從一舉一動中徐徐地散出不可方物的高貴氣質。

“我,叫淺川雪蝶。”

第二章 重逢的命運

這世界上最淺薄的,永遠是人情

————題記

神矢櫻以闔著眼的姿勢探身去吻身前的男人,她溫潤的唇微微偏了一些,落在他一側嘴唇上,他愣愣,隨即以手托住她的臉頰。

這是一個冗長的吻,一直到她有了隱隱的窒息感,他才放開手。

“風。”

她低低地呼喚著他的名字,帶著心事幾重。

“有事么?”風輕輕撫摸過神矢櫻的唇,剛剛這瓣唇還是停在他的唇邊的。

“其實啊。”櫻捉住風的手指,“淺川回來了,所以,我有些開始擔心了呢。”

她分明的感覺到風的動作僵硬了一下,隨即他停止了動作背轉過身“你這個女人,也會說這種話的么?”

“哦?”櫻高高的挑起眉毛,“我說什么了?我的意思是。她一回來,想必是一場血雨腥風吧?”

她沒有示弱的習慣,何況是面對風。

不,不僅僅是風。

面對誰也不行。

風撈起西裝的外套,慢慢地穿著。

“不引起混亂,那還要她做什么?”

神矢櫻咬了咬嘴唇,“你還真是……無情啊。”她伸手為風系好紐扣,風也只是冷眼看著她。

“我討厭別人騙我。”他語氣很冷,表情更是駭人,眼中閃著捉摸不透的色彩。

神矢櫻忽地咯咯笑起來,笑聲如銀鈴般清脆,仿佛風這樣的冷漠在她的意料之中。

風掃視一眼神矢櫻身后凌亂的床鋪,仍然是沒什么多余的表情”我還要回來的,不要鎖門。”

風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之中,神矢櫻長嘆一聲,披上了一件外衣,走到了陽臺上。

真是可憐呢。

風凌亂地撩起她的短發,撲在面頰上擋住她凄迷的視線。

真是可憐呢。

她嗤笑,但不知笑的是誰。

“我叫,淺川雪蝶。”

雪蝶直視柯南的雙眼“我們又見面,工藤柯南,高中生偵探,我還真是榮幸。”

“你是……”

柯南難以置信地看著雪蝶,他在哪里見過她呢?如此熟悉,卻又想不起來。

柯南突然想起今天下午在機場的際遇,他怎么可能忘記呢。

“你是……機場那個女生?”

雪蝶“嗯”了一聲,不可置否。

“那個……柯南,這次的案子……”高木很尷尬地湊過來。

“知道了,知道了。”柯南無奈地回頭,重新走回發生命案的那一桌。

雪蝶不由得揚起一抹笑容,看似隨意,再細看便有隱隱的寒意。

鑒識課的人員再次進來報告“我么在這位小姐用的杯子里發現了殘留毒物。”

“什么——??”男子吃驚地起身“這不可能。”

“不管怎么樣,先生,請你和我們走一趟。”高木警官擺出警察的架子,不容置疑地開了口。

“這不是很明顯了么?他不是兇手。沒有哪個犯人會在自己的杯子里下毒的。”

清冷的聲音從耳邊傳來,柯南轉過身去,才發現雪蝶不知道什么時候走到了他的身邊,她面色冷峻,看著尸體頁面不改色,這著實讓柯南吃了一驚。

雨美子遠遠地看見了這一幕,忽地愣住了。

能讓他真正心動的女子,必須是可以做到與他同步,小女孩,你,是不可能的。

憑什么?她有什么理由來教訓她?她又是站在什么立場走到她的身邊的?

雨美子心中破不是滋味。

她到底是什么人?

“你是什么人?”

高木警官驚訝地看著雪蝶精致的臉龐,一晃神間竟然覺得似曾相識。

“我只是路過罷了。”

雪蝶只是淡淡地應了一句,很明顯這個理由不足夠讓高木警官信服,他正欲開口再問些什么,柯南搶過話頭“她是我的朋友。”

雪蝶一怔,隨即面無表情。

真好笑。

高木警官卻不再問什么了。

雪蝶暗暗想著,沒想到這個家伙有這么大的威信,還真的是不能小看了啊。

“我剛剛去看過了電閘,并沒有做過手腳的痕跡,只是單純的故障。”柯南抓抓頭“這件案子有些奇怪。”

雪蝶看見柯南推理案件時的表情,突然距地分外親切,仿佛面前的男生,她本就認識了一般。

她低下頭,看著尸體,臉色鐵青的尸體看起來應該是可怖的吧?可是她對這樣的畫面已經是習以為常,早已經失去了正常人感情的她,似乎還更可怕一些頁說不定。

突地,她發現被害男子的嘴唇上沾了什么東西。

“這里……”

兩個人竟是異口同聲。

“我明白了。”柯南眼中閃過一道犀利的光。

“啊?”雪蝶怔住了,她還有一部分沒有想通,他竟然就知道了。

柯南自顧自地起身,向圍觀的人群走去。

人群之中,一個服務生臉色鐵青地看著警方,竟沒有注意到柯南走到了她的身邊。

“犯人就是你吧?”柯南微揚唇角,徐徐開口。

“你,你亂講什么。”服務生嚇得不輕,向后退了一大步,手指開始不安地擺弄衣角。“我只是個服務生,我根本不認識他們的。”

“停電只是偶然的,不是你意料之中的,也是導致這個男人死亡的原因。”柯南不理她的狡辯“其實你想殺的,不是那個男人,而是那個女人,你是在冰咖啡的冰塊里下毒的,這個手法雖然老套但是卻十分可行。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在停電中,那個女人吻了男人,將有毒的冰塊送入了他的口中,男子毒發身亡,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女人當然不會再去碰咖啡。”

“可是……這里的漏洞不是很多么?的確是我將咖啡端上去的,可是我又不能確保她會吃冰塊。”服務生臉色蒼白地盯著柯南,不安地絞著手指。

“如果你放的有毒冰塊不只一塊呢?這頁是之所以會檢驗出毒藥的原因,因為過了這么多時間,冰塊都已經化掉了。而你知道她的習慣是因為‘你們曾經是朋友’。”柯南胸有成竹地開口。

“其實我一直有觀察你們,你特意為她多放了一塊方糖,可見你很了解他的習慣,這樣看來,恐怕還是很要好的朋友吧?”

“咖啡是我從廚房端出來的。”服務生還想繼續為自己辯解。

“對,可是有毒的冰塊是你自己放進去的,我之所以會懷疑你,就是因為冰塊的數量,兩杯相差很多。”

“僅僅是這樣,又能說明些什么呢?”她似乎是想抵賴到底。

“他不是說過了么?冰塊是你后加進去的,讓我們設想一下,要保存好冰塊,應該有一個容器,而我們來到這里之后,你沒有任何可脫身的機會,也就是說,那個容器還在你的手上。”

雪蝶雙手環抱,面無表情地開口,柯南不可思議地看著她的側影。

看年齡,她應該比他大一點,最多不過一歲,怎么會擁有這樣的不符合年齡的成熟?

柯南想不通……突然間,機場另一個短發女子的話落入他的二種

A SECRETS MAKES A WOMAN WOMAN。

“我可以問一句么?”良久,那個女服務生終于放下了防衛。語氣中竟有隱隱的輕松。

“?”柯南等著她發問。

“為什么會注意我?難道我做了什么不尋常的舉動么?”很明顯的不甘心。

“那倒沒有,不過因為我喜歡甜的東西,所以發現你給她多上了方糖。當時有些不平罷了。”柯南一副事不關已的樣子“還有就是,因為你是個美女啊。”

很顯然這樣的答案令雪蝶和那女服務生都吃了一驚,她只能苦笑一聲“那我還真是不走運。”

“那么,自首吧。”柯南抬眼,“為了你自己。”

事情的解決大大出乎雪蝶的意料,柯南那兩個近乎荒唐的理由更是讓她有了一種“真開眼界”的感覺。

雪蝶卻沒心思聽什么動機一類的口供,撥開人群,向咖啡店的出口走去。

柯南拒絕掉高木的好意,轉身想問雪蝶問題,卻看見雪蝶的背影。他正想追上去,手臂被拽住了。

“柯南,我會打掉孩子的,明天你可以陪我去么?我不敢對別人說……”

柯南心一急,甩開了雨愛子的手。急急地追了出去。

雪蝶早已經不見。

雨愛子呆呆地看著柯南的舉動,一時無語。

柯南轉回頭,看見雨愛子,不由嘆了口氣。

也罷,先解決眼前的麻煩才對。

夜色微涼,春天的傍晚冷空氣仍然很強,薄薄的一層裙子是無法御寒的,雪蝶重新戴上墨鏡,安靜地從人群中走出來。

她伸手輕撫茶發,舉手投足是與生俱來的不可一世

突地,一個人停在了她的眼前

雪蝶抬眼,眼前的男人身著墨藍色西裝,柔軟的金發覆蓋在額上,線條明朗是混血的特征。她一時看癡了。

原來,已經那么久了。

久到她已經忘記了他的樣子。

可,還是要開口的吧?她默默地想著,她應該說些什么。

“好久不見。”于是她開口“風”

風顯然沒想到她竟然先開口了,他伸手想撫一下她鬢角的發,卻被她輕巧閃過。

“抱歉,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他啞然失笑。

他看著她一臉的倔強,竟有些恍然,他們是什么關系?

誰能說的清楚?來告訴他這個答案。

“等很久了么?”雪蝶終于重拾語言能力。

“也沒很久,你沒有被牽連進去吧?”

“當然沒有。”雪蝶皺眉,樣子很是秀氣。

風微側身子,露出一輛銀色的別克車。“我們上車說”

雪蝶明眸一暗,既然要離開人群談話,想必他是有任務交代她的。

真可笑,她淺川雪蝶存在的意義就只是這樣么?

風優雅地打開車門,雪蝶故做輕松的坐進去。風關好車門,繞到駕駛位,開關車門發動車子的動作一氣呵成。

或許,這樣的風,在很多不知底細的人眼中算是完美的吧?

雪蝶這樣想著,彎起不無諷刺的笑。他是撒旦,而她是惡魔,他們的存在,也許就是為了摧毀人類愚蠢的幻想。

夢太容易醒,所以她從不讓自己做夢。也樂于摧毀夢

風調整了一下后視鏡,雪蝶從后視鏡中看見風那雙沒有感情的雙眼。

“你可以說了。”雪蝶調整好心態,一回到東京她就出現很多本來沒有的情緒,這不是好現象。

風單手扶住方向盤,遞給雪蝶一張照片。

雪蝶看了一眼照片,照片上肥胖的男人滿臉皺紋,笑的很是猥瑣。雪蝶大皺眉頭,將照片反扣過去。

“他是做什么的?”

“議員。”

雪蝶不由冷笑,竟有如此猥瑣的議員,議院的前途值得擔憂。

“委托人是誰?”

“他妻子。”

雪蝶揚起嘲諷的笑,即使不見這位夫人,她也可以想像她是一個怎樣歷害的女人,年輕時憑著貌美爬上高位,顏色衰退了,這位大人移情別戀了,再借刀殺人,憑借身份的特殊,還會讓人以為是政敵所作。從而將自己摘的干干凈凈。

這世上,人情真的是最淺薄的東西,如她今天見到的那出命案,曾經是要好到連方糖的數量都記得的朋友,現在竟以此殺人,反連累了另一條生命

“那,我住在哪里?”比起那些大道理,雪蝶覺得這個才是最重要的。

“先去賓館,以后我會安排的。”風將車停在米花大酒店前,甩一張金卡給雪蝶,雪蝶伸手接住。

“還有一件事要問你。”雪蝶忽地開口“冰狩為什么改了名字?”

風冷笑一聲,“誰知道那鬼女人在想些什么?”

話中似有深意。

一輛紅色的法拉利再盤山公路上瘋狂地奔馳著,直向前方的黑色轎車逼近。

“大概是個暴走族吧。”雪蝶所拿到的那張照片上的議員不以為然地開口“不過,這種速度,未免太危險了。”

幾個黑衣的保鏢面露擔心之色,不斷張望從后面追來的法拉利,法拉利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直接從議員的車子旁邊超了過去。

他們暗自松了一口氣,看來真的是普通的暴走族。

就在這一刻,槍聲驟然響起,讓人措手不及。

雪蝶看著后視鏡里的影像瞄準,一槍打爆了議員車子右方的輪胎,車猛地傾斜,司機大驚失色,試圖向左轉動方向盤,隨即更是失聲尖叫起來。

左方是欄桿,車輛直接沖破了欄桿,半個車身探出了盤山公路外。

這種情況下,車內的人如果隨意動一下,都有可能墜落山崖而身亡。

雪蝶不給他們想對策的機會,抬手又是一槍,正中油箱。

爆炸聲仔盤山公路山腰響起,烈火焚燒的車子從絕崖直墜下去,若有人能生還,除非奇跡發生。

做完該做的,雪蝶重新加速,法拉利轉過一個漂亮的彎,消失得干干凈凈。

第三章 交錯

這世界有再多難解的謎題,只要有偵探在,就一定能夠解開。那時,他的確是這樣想的。

——題記

清晨,空氣濕度比平時大一些,于是他慵懶地打了一個哈欠,走出房間和父母打過招呼,便陷進沙發開始看今天的早報。

“怎么凈是這種事?”柯南的表情寫滿了無奈,今天是頭條是某議員被暗殺,連人帶車墜落山崖,車內共四人,無一生還。

“最近還真是不太平啊.”柯南不以為然的開口。順手將報紙丟開,抓過桌面上的蘋果就是一大口。“可是這樣未免太囂張了吧?

“你在這里是抱怨什么啊”綾撇嘴“你應該去處理你那些女人才對吧”

柯南的眼睛立刻變成了半月眼“喂喂……我說服部你……”

新一掛斷已經通了十多分鐘的電話,轉身拿起柯南扔到一邊的報紙,若有所思“柯南你對這個案子有沒有興趣?”

相關內容

天晴禮物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合作聯系Q:211975405
Powered by 天晴禮物網 京ICP備17050039號

qrcode
蝴蝶视频